位置:烽火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

传统曲艺“昨夜雨”,如何浇开“今日花”?

2019年09月02日 11:59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传统曲艺“昨夜雨”,如何浇开“今日花”

  【智库答问】

  本期嘉宾

  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 吴文科

  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原副主任、副编审 常祥霖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 刘兰芳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 连丽如

  编者按

  京韵大鼓、扬州清曲、山东快书、凤阳花鼓……曲艺作为中华民族特有的说唱艺术,历史悠久、魅力独特,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近日,文化和旅游部出台了《曲艺传承发展计划》,对曲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做了专项部署。《曲艺传承发展计划》为曲艺发展带来了哪些政策支持?过去在茶楼酒肆、街头巷尾常能见到的曲艺表演,今天状况如何?怎样让青年一代接受曲艺、喜爱曲艺?带着这些问题,光明日报、光明网于日前举办“传承中华文脉 增强文化自信”座谈会,邀请学界与业界代表齐聚一堂,畅谈曲艺传承与弘扬。本版专访部分参会专家,并为您呈现其他专家的感受与建言。

  1、“曲坛逢甘雨,书场花盛开”

  光明智库:曲艺是我国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长期以来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最近,文化和旅游部制定了《曲艺传承发展计划》(以下简称《计划》),您看了之后有何感受?《计划》的突出亮点有哪些?

  吴文科:《计划》有几个特点:一是契合曲艺实际。曲艺保护的活态性主要表现在要以传承人为核心,以在舞台上演出为载体,以推出上承下传的新编节目为重点,《计划》提到的内容抓住了问题的要害,专业性很强。二是明确传承路径。曲艺是“说法现身”,强调本色表演;与其他艺术形式“现身说法”、强调角色表演正好相反。三是特色非常鲜明。不仅注重本体性传承,而且重视生态性保护;不仅培养传承人,还重视培养观众;不仅强调营造良好的文化舆论环境,还重视曲艺的文化、艺术、学术传播,从而构建起良好的文化生态链,体现了非遗保护的整体性原则和关联性意识。

  刘兰芳:看完《计划》,我想用“曲坛逢甘雨,书场花盛开”来形容此时的感受。《计划》如果能落地,将如同一场春雨滋润曲坛,让曲坛百花盛开。作为一个从艺已有60年的说书人,我对此感到非常高兴。比如,《计划》提出设立“非遗曲艺书场”,探索设立曲艺电视书场、广播书场和网络书场;加强对曲艺类代表项目的管理、记录并加强成果利用;扶持马街书会、胡集书会等具体举措。我希望,《计划》能尽快落地,切实促进各种形式书场的发展,让曲艺得到更好的传承,同时更好地根植并服务于人们的生活。

  常祥霖:《计划》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第一个针对曲艺分类保护、精准施策的文件,是第一个针对曲艺的专项保护传承计划,也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有效补充。如何把文件落到实处,我有这样几点建议:一是传承人要提升职业道德水准,确保项目传承不失真、不走样。二是在舆论宣传方面,对项目的人物、名词、曲种等基本常识进一步明确,避免出现张冠李戴的事情。三是研究专家应该对曲艺保持敬畏感,强化学术操守,不能做一些误导大众的事情。四是非遗保护单位要在责任担当、经费管理、法人变更等方面执行到位。

  2、留:为曲艺建好“身份档案库”

  光明智库:您对《计划》中提到的“档案建设”有何理解?在现实中,有哪些好的做法可以推荐?

  吴文科:为曲艺建设档案库,实际做法主要包括:梳理具体曲种的发展历史,即“修家谱”;记录保存具体曲种的艺术构成,即“留基因”;发掘储备具体曲种的特有内涵,即“传技能”,等等。

  结合当今的时代特点和技术条件,对于保护对象即具体曲种的“人、事、物、艺”进行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的多介质、数字化采集记录和保存运用,是可行且必要的做法。多媒体的现代化记录与存储方式、数字化的文献档案数据库建设、电脑网站或手机端的网络化发布、传播与利用,应当成为新时代曲艺保护“立档”工作的特色及体现。

  连丽如:近些年来,我致力于促进评书的挖掘、传承与发展,留存了很多影像、录音和笔录,并整理出了20多本书。我希望当今的年轻人也能保持这个状态,时刻记着给曲艺留份“档案”。这样,后人再研究曲艺时会有章可循。我建议,出版评书等曲艺书籍时要加上二维码,存录相关的评书内容,让读者一扫码就能观赏演出、加深了解。这种与时俱进的传播方式才能更好地把好东西留给后人。

  常祥霖:长期以来,曲艺有“记问之学”的称谓,就是师傅口传心授,全凭徒弟用心理解、用心记忆。这是因为过去受限于曲艺前辈的文化水平、经济条件以及社会环境,演出文本、活态资料很难完整地留下来。上个世纪以来,文化水平较高的艺人逐渐多了,他们留下了一部分演出脚本和口述历史。但是很多故去的老前辈身怀绝技,由于种种原因只能通过晚辈口述,或者通过报刊记载,才能看到一些支离破碎的资料。由于没有建立“身份档案库”,致使很多珍贵的历史人物资料、演出状态无从查证,学术研究缺少根据,导致曲艺学科的建立与建设明显滞后。

  《计划》提出,以非遗记录工程为依托,以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为重点,组织开展曲艺记录工作。对曲艺而言,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福音。通过此举,既可以完整地记录曲艺的活态存续,便于艺术管理、艺术欣赏,也可以为曲艺在创造中转化、在创新中发展提供依据和基础。

  刘兰芳:曲艺的档案信息管理很重要。如果没有一份健全的“身份档案”可循,那么难免会有误传和乱传,曲艺的传承和发扬也就缺少了“真实性”这个基础。这样一来,曲艺可能会有断档的危险,更别提发扬光大了。比如,《西厢记》中有一段评书,我会说,但是没有资料可查。希望相关部门集中力量做一下评书古词出版工作,把我们学过的评书内容都用文字记录下来。我今年75周岁了,我愿意把记住的东西都留存下来,把古词和曲子都写出来发表。

  3、传:传承人要握好手中的接力棒

  光明智库:如果把曲艺传承人比作接力赛中的参赛者,那么他们能手持这一棒跑多远、跑多久、跑多快,将是一门不亚于提高自身手艺的大学问。曲艺发展贵在传承。如何让它代际有人,让曲艺文化长盛不衰?

  连丽如:评书有自己的特色和传统。在我看来,“听众+茶馆+演员”才叫北京评书,怎么把茶馆这种形态传承下来、光大起来,这对曲艺很重要。对我来说,带徒弟最好的方式就是在书场里听书,在书台上说书,在实践中磨砺。评书艺术要传承好、发展好,必须与时俱进,既要有新的技巧,更要有新的思想,死书活说、旧书新说,用现代的观念,赋予那些历史题材的传统节目以新的“评说”。作为传承人,要加强自身的学习,担负起传承发展评书的责任。

本文地址:http://www.beaconitnl.com//wenhua/28593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