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烽火新闻网 > 经济 > 正文 >

“中科系”泥足深陷:清产核资一年无果 部分金融机构“弃疗”

2019年09月02日 12:56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中科系”泥足深陷:清产核资一年无果 部分金融机构“弃疗”

  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换了logo。

  今年2月,深陷债务危局10个月的中科建设突然在官网发布了一则《启用新版企业徽标(logo)的公告》,换掉了此前一贯使用的“中国科学院”logo。这个举措虽然看似寻常,但这或是负债累累的“中科系”有意无意淡化与股东中科院行管局关联度之举。

  “中科院行管局不是不想管,而是管不了。”一位接近中科建设(中科系债务危机主体企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风险暴露一年有余,中科系债务危机化解几何?21世纪经济报道从部分债权人处获悉,自今年1月第一次公开承认债务危机以来,中科系几乎没有兑付。中科系债委会一共开了三次会议,之后债委会长期未有动静,且已有中小银行退出债委会。

  另外,部分债权人称,中科建设向他们透露,内部目前有破产重整的想法,但方案还未落地。

  启信宝显示,最新一期合同纠纷裁判文书是今年7月,河南新蔡县一家混凝土搅拌公司起诉中科建设,原因是预拌混凝土款353万元未支付。中科建设现金流吃紧可见一斑。且有中科建设部分员工对记者透露,已有一段时间未领到薪水。

  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系军转地综合性企业。1999年划归于中国科学院管理,中科院行政管理局对其持股100%。公司原总部设在北京中关村中国科学院,2014年总部迁入上海。

  失控的分、子公司

  分、子公司失控见因果。

  2016年就开始打算从全民所有制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制的中科建设,当时就开始清产核资,但是21世纪经济报道从债权人和接近中科建设人士处均了解到,由于分、子公司各自为政不配合,至今此项工作仍未结束。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5月中科系刚刚出现现金流问题时,中科系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正在清产核资阶段;债务危机加重后,今年1月首次召开债权人大会之时,中科建设总经理顾玮国也只说了一个初步统计的债务规模,称总负债560亿元,负债率78%,表示具体数额仍有待清产核资后公布。

  又是7个月过去了。

  “至今中科系都没有给过一本总账,欠多少钱,真实的资产有多少。与中科系沟通过,对方表示分、子公司不服管教,不肯交章,不肯交财务报表。”一位中小债权人表示。

  有接近中科系人士认可了这一说法。事实上,中科系之所以危机重重,正是因为分子公司众多,行动难以统一调度和管理,招致多家子公司打着“中国科学院”旗号为自己融资。

  根据2019年初中科建设总经理顾玮国的说法,该公司下辖各级分公司、子公司和项目公司共计215家,主营业务包括投融资、城市配套服务、房地产开发贸易、高新技术成果转化、文化旅游、能源交易等多个板块。

  年初的债权人大会上,有监管机构人士指出,除了中科建设自身盲目多元化因素之外,问题的累积也部分归因于金融机构没有做好尽职调查,甚至为其三级、四级子公司提供贷款时,都不知中科建设没有实行统一的财务管理,只是冲着“中科院”的品牌,就贸然为其融资。

  21世纪经济报道根据启信宝数据梳理得知,目前中科建设子、分公司中,100%持股的有81家,持股比例超过51%,亦即控股的有超200家,但即便作为分、子公司最大股东,中科建设也未能掌握话语权。

  有外资行债权人对记者表示,中科建设对子公司毫无约束力,内控混乱,甚至出现了有些子公司的担保函不盖章,事后又不承认担保这样的事情。

  “母公司作为股东,按理说可以直接要求下面的分、子公司提交财务报表,如果不服从就撤换高管,但不知道为何总公司对其放任自流。”上述中小债权方表示。

  其中一家“不服管”的子公司就是被认为中科系内债务少、资产质量优、开发项目利润较高的原中科鑫控投资发展(苏州)有限公司,2015年之后,该公司淡化“中科系”标签,已更名为鑫控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5月危机初现之时,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顾玮国更改为张某,但大股东仍为中科建设(持股85%)。危机出现后,金融机构均想抢先冻结鑫控公司资产,但鑫控方面否认了中科建设的股东资质。

  就这起股东资格确认纠纷,鑫控曾将股东中科建设告上法庭,2018年11月21日关于案件管辖权的最高法民事裁定书显示,鑫控诉请法院确认中科建设不享有鑫控的股东资格,并要求中科建设配合办理相应减资手续。目前案件尚未宣判。

  而上述接近中科系人士指出,有债务问题的分、子公司太多,有些债务是一家公司担保,另外一家兄弟公司借款,债务有重复计算问题。再者,目前中科系债务混乱,债权人包括银行、信托、金融租赁、私募、P2P以及个人等多重主体,且很多投向中科系的资管产品存在层层嵌套问题,银行、信托、私募均来登记,也给整理债务造成了很大困扰。另债务危机之后,分、子公司高管和项目负责人大量离职,查账无人可找,未离职高管也对总公司的管理有所抗拒。

  债务“乱局”

  根据年初顾玮国所述,受到“中科系”波及的金融机构共178家。

  21世纪经济报道从上述接近中科系人士处得知,有银行甚至开出“一折”的优惠——除了利息、罚息、滞纳金不要,本金也只要中科系还款10%,但依旧被“断炊断粮”的中科系拒绝。部分银行就此计入坏账。

  债委会无法要求中科系强加约束其子公司,很多中小债权人也表示失望。

  一位接近中科院行管局人士表示,目前包括中科院行管局在内的上级主管单位,最重视的是部分涉众债权,正在督促中科系进行统计。

  涉众债权中,有一部分是中科系平台发售的产品。中科系内部设有“中科汇通(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作为中科院旗下的唯一私募平台,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该平台多期产品融资方为中科系子公司,项目也是中科系开发项目,称其为“自融平台”也不为过。去年8月2日,该平台就发布了一则来自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声明,称“由于诸多原因,我司未能按照之前的承诺履行付息工作,作为一家负责任的国有企业将不会逃避责任,有信心在8月底之前妥善处置此次债务风险。”

  彼时,距离5月第一例中科系兑付问题(“华创中科金一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出现,已经过了三个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中科系人士处获悉,中科汇通大量产品违约,已有多位投资人前往中科建设总公司沟通,但并未拿回本金。

  目前中科汇通官网还在运营,但记者致电客服热线,均显示为空号。

  中科汇通是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曾为中科建设子公司)全资子公司。据21世纪经济报道日前独家报道,中科建飞总经理俞某日前已经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

  中科系目前负责“力挽狂澜”的是中科建设总经理顾玮国。知情人士称,顾玮国曾经向中科院行管局保证能够妥善处理此次债务危机。

  但事态僵化至此,中科院行管局信心不知是否有所衰减。

本文地址:http://www.beaconitnl.com//jingji/28597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