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烽火新闻网 > 科技 > 正文 >

从社交电商到会员电商,云集上市后新故事要怎么讲?

2019年05月04日 11:09来源:未知手机版

云南个旧

成立不过四年,却以GMV227亿、年收入130.15亿的成绩杀入电商第一梯队,继拼多多之后,又一家依托于微信生态平地而起的“神奇公司” 登陆纳斯达克。

今日(5月3日),云集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YJ,发行价最后定在了 11美元/ADS,并以此价格发行11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募资1.39亿美元,并设有15%的绿鞋机制。

云集现有股东Crescent Point和Trustbridge Partners有意参与首次公开募股,以发行价购买公司总值1亿美元的ADS。

与此前在两地同时敲钟的拼多多相同,云集也选择在杭州、纽约同时敲钟的方式登陆纳斯达克。

“我的创业过程,和杭州这片创新创业的热土紧密相连。最重要的时刻,一定要和最重要的人分享,所以我们特意把主会场放在了杭州,放在了西湖边。”云集创始人、CEO肖尚略在杭州现场这样表示。

微商“正规军”的崛起

在会员电商这个名称之前,云集给自己的定位是社交电商,作为这一名字的最早提出者,云集称的上是社交电商的鼻祖。

而在云集出现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在微信上卖货的方式,被叫做微商。

早在微信出现之前,在广东、江浙一代就有很多工厂在做这贴牌生意,通过发展大区代理、省级代理、城市代理,去层层向全国铺货,在多年的发展下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代理制度。

2013年底2014年初,微信开始渗透进越来越多人群当中,于是有人开始想,是否可以把线下的这一套代理模式搬上线上,于是微商应运而生。从早期的假借明星代言、讲造富故事、从贴吧问答中引流,微商们靠着“吹”赚得盆满钵满,微商群体也快速扩大,在2015据不完全统计,微商的从业人数已达到960万。

在一片群魔乱舞中,舆论开始对微商频频提出质疑,在2015年上半年,先是有媒体爆料毒面膜致人毁容,接着微商又被央视点名,曝光微商激素面膜黑幕。自此之后,微商的形象一夜间跌至谷底。

此外,微商多以赚快钱为主,以单品打爆市场,然后做七八个月就卷离场,形象黑化加上生意做不长久,让这一生意模式急待升级和转型。毕竟没有正规化、平台化运营的零散生意,终归不是微信生态下电商的最优解。

另一方面,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的代理费用也让很多渴望靠做微商发家致富的人们望而却步。而这些人,只是万千向往“轻创业”人群的冰山一角。

不管是闲赋在家的全职妈妈,还是富裕时间较多的普通职员,他们都渴望获得更多的社会价值,过上更体面的生活,这些人的存在,就让后来社交电商们提出的“轻创业”一词显的十分讨喜。

小也香水,这家卖化妆品的淘宝店,是云集创始人肖尚略做电商的起点,乘着淘宝红利期,肖尚略掘到了第一桶金。

2013年前后,淘宝这门生意开始变的不好做,在这一年的前后,阿里迫于假货质疑和流量见顶的压力,开始降低对小店铺的扶持力度,转而力推天猫,扶持头部品牌。

以小也香水为代表的众中小卖家,生存受到了极大挤压,“京东、天猫、唯品会都在打造品牌直营(或自营),中小卖家似乎不被这个时代所需要了。我们的成长从一年80%、100%变成10%、20%。投入越来越大,收益越来越少。” 肖尚略在接受创业家&i黑马采访时曾这样说。

与淘宝的红利期退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微信生态圈里的各种基础设施却在日渐完备。微信月活跃用户数在2015年达到5.49亿;微信支付的用户数也在2014年年底达到了4亿,微信公众号的数量也在同一年突破千万。

面对新的流量机会和百废待兴的微商行业,云集举起了“正规军”的大旗。

虽然以社交电商这一新名词自居,云集模式依然被外界视为平台化的微商,对于微商这一称谓,肖尚略此前表现的并不十分介意。他曾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表示,“微商原本是一个很好的词——微小的商业力量,只是“逐渐被行业里面鱼龙混杂的人做坏了。”

本文地址:http://www.beaconitnl.com/keji/22261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