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烽火新闻网 > 教育 > 正文 >

学业失利无颜面对父母 陕西男子失联15年

2020年01月18日 22:36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1月3日,陕西西安一家宾馆房间内,37岁的苏小宁(化名)长跪在地一直不肯起身,不停地对同样泪流满面的父母作揖,并重复地哭诉:“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

  2005年秋天,在西安一所职业学院上学的苏小宁,称自己“专升本”成功了,让父亲转给他8400元钱。谁知不久后,他手机关机失联了,这一失联就持续了15年,其间他曾寄过一封信给父母,除此之外,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

  2015年,万般无奈的父母找到当地做公益的热心大姐周梅红。周大姐为了帮助他们,找当地电视台、找央视“等着我”栏目、在各地论坛发帖、给小苏QQ留言、发动能发动的一切关系......“偏执”的周梅红一度被亲戚朋友说成“精神病”。功夫不负苦心人,今年元旦,在社会、警方的帮助下,周女士和小苏父母终于在西安找到了在工厂打工的苏小宁。苏小宁说,学业失利后他无颜面对父母,这才选择了逃避,现在想起来很后悔,对不起双亲。

  15年前的秋天 “专升本”后的儿子突然失联了

  “找到了小宁,亲戚朋友现在不再说我是精神病了,还说我了不起。”1月16日上午,紫牛新闻记者面前的周梅红满面春风。周梅红是泰州公益活动方面的名人,十多年前,她就与当地电视台“班车帮你忙”栏目组一道做公益,为老人免费理发、发动朋友为困难群众捐款。2015年的一天,同村老苏夫妻找到了她:“你认识的人多,关系也多,能不能帮我找找儿子,我们已经找了他十年。”周梅红说,老苏夫妻的请求差点把她惊掉了下巴。“失踪十年了?”不常在老家居住的周梅红,这才知道老苏的儿子苏小宁2005年秋天就失踪了。

  周梅红知道老苏(化名)老家是山东的,当过兵,性格要强,对儿子小宁的要求很高。老苏告诉周梅红,儿子上中学时成绩一直很好,为给儿子创造好的条件,他还花钱为儿子“买”了泰州城镇户口。儿子中考升入泰州二中,这是在泰州主城区仅次于省泰州中学的好学校。高中三年,小宁寄居在泰州城区的亲戚家。老苏分析,高中三年,可能远离了父母,儿子对学习放松了。2002年高考,小宁的成绩不理想,只被西安一所职业学院、一家民办大专录取。这样的结果,让老苏一度不能接受,便要求儿子在大学里要好好学习,一定要“专升本”,日后好就业。

苏小宁在中学时候的准考证

苏小宁在中学时候的准考证

  

  2004年暑假期间,小宁跟妈妈说,他“专升本”希望很小,就不去上学了,再上也是浪费家里的钱。没有什么文化的妈妈没有表示反对。但几天后,妈妈看见小宁在收拾行李,又准备去西安了,便很奇怪。小宁说,他把不上学的想法告诉爸爸后,爸爸表示强烈反对 ,称“如果你不去上学,我就去死。”爸爸的极端态度,将他吓坏了,于是决定返回西安。

  转眼一年过去了,到了2005年的秋天,老苏接到远在西安儿子的电话,儿子称他“专升本”成功了。上本科需要8400元学费,老苏马上汇了过去。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不久,儿子的电话打不通 了。老苏夫妻还为此赶到儿子就读的学校,但校方表示,他儿子“专升本”没有成功,这一届学生已经全部毕业。至于小宁毕业后去了哪里,校方也不知道。

  年前儿子的一封信 让他们父母“放了心”

  想起儿子曾交往过一个女友,老苏找到了对方,对方提供了小宁之前一直使用的QQ号码。他们试着通过QQ与小宁取得联系,但儿子一直没有回音。2005年年底前,他们突然收到一封信,信是儿子写来的。信开头写着:“爸爸妈妈:是我,你们这个不孝的儿子。”信中,小宁说,他成绩一直不大好,但不敢跟爸爸说,爸爸妈妈辛苦挣钱让他上大学,而他只知道玩,最后让爸爸失望了,他没有办法面对他们,只好选择逃避。他知道爸爸妈妈找不到他很着急,会很生气。晚上他也常做噩梦,怕爸爸妈妈“有事”。但又不敢打电话给爸爸妈妈,怕听到爸妈心碎的声音。信中还说,他现在云南一家单位上班,工资一千多,领导对他很好,他会努力混出样子来,明年回家陪爸爸妈妈过年,会跪在爸妈面前求原谅。信末尾,小宁让爸妈不要找他,即使找他他也不会见的,因为没有脸见他们。

苏小宁写给父母的信

苏小宁写给父母的信

  

  儿子“专升本”没有成功,老苏当时很生气,又见儿子不辞而别,更是不能接受。在得知儿子具体下落后,老苏放心的同时,也一直赌气不去找小宁,直至2007年春节前。然而,随着春节的临近,天天站在村头盼儿子回家的老苏以及妻子,怎么也见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老苏夫妻开始着急起来。从2007年开始,他们四下寻找儿子,找他的同学,找亲戚朋友。由于文化程度不高,信息闭塞,寻人一直没有结果。他们一度认为儿子小宁可能不在人世了。

  5年的“偏执”寻找 热心大姐被骂“精神病”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2015年,老苏夫妻找到了公益“名人”周梅红大姐。周梅红回忆,她得知老苏儿子失联的消息后,一度不能理解。想到自己也是一个母亲,便下决心要帮老苏夫妻找到儿子:“活要见人,死要知因。”她先是找到当地电视台,请相关栏目播放寻人启事,然后在当地门户网站发帖求助,请知情人提供信息。然而,这些努力,都没有效果。为通过更大的寻亲平台找到小宁,她通过电视台找到央视“等着我”栏目组,但由于信息不详等原因,栏目组工作人员与其对接后,最终没有接受。小宁在陕西上学,后去过云南打工,周梅红在这些地方的论坛发帖子,寻找小宁。与此同时,她还关注有关寻亲的电视节目,试图从中找方法,找有关专家。通过看云南电视台的节目,她辗转联系上了云南省个旧市公安局一名领导。

热心公益的周大姐在给老人理发

热心公益的周大姐在给老人理发

  

  寻找一直无果,周梅红一度怀疑小宁在云南遭遇了不测,还通过微信请云南这名领导帮帮忙,让他派一些民警在当地山沟里找找,看有没有小宁的下落。周梅红说,现在想想她这些请求有多荒唐,也可见当时她为了找小宁有多走火入魔。一天花五六个小时,在各大论坛发帖、浏览,周梅红只要一有时间就在自己所在的微信群、qq群发寻人消息。亲戚和朋友不胜其烦,忍无可忍骂她是“精神病”:好好正经的事情不做,成天去找一个根本找不到的人。

本文地址:http://www.beaconitnl.com//jiaoyu/39844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