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烽火新闻网 > 国际 > 正文 >

德国前外长:欧盟应警惕“特朗普第二任期”影响

2020年03月04日 15:45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原标题:德国前外长:欧盟应警惕“特朗普第二任期”影响

  参考消息网3月4日报道 德国前外长约施卡·菲舍尔3日在西班牙《国家报》网站发表文章认为,欧盟应警惕“特朗普第二任期”的出现,为其可能带来的影响做好准备。文章编译如下:

  这一年才刚开始,但其历史意义已经很明显。至少对西方而言,未来几个月内即将发生的事件将对未来产生重大的决定性影响。真正的关键时刻是2020年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之时。

  显然,美国总统选举对世界而言一直很重要,因为这决定谁将在未来四年领导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这一次的选举更加重要,如果特朗普连任,可能标志着世界自由秩序的结束,以及美国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推动的联盟体系的终结。

  与美国一直奉行的全球领导力不同,特朗普更喜欢狭隘的民族主义,并且肆无忌惮地破坏美国的民主,质疑三权分立和其他重要机构。如果特朗普在11月获胜,他将有整整四年的任期为所欲为。

  没错,特朗普在白宫工作八年而不是四年是非常不同的。除了美国人之外,欧洲人将是第一个感受到特朗普第二任期后果的人。

  事实是,欧洲的经济和安全仍然几乎依赖美国而生存。这是20世纪世界大战和漫长冷战的遗产,是根深蒂固的历史现实,无法轻易而迅速地扭转。特朗普已经迫使欧洲寻求自己的主权,但这一目标的实现既不轻松也不廉价。

  如果特朗普连任,他很有可能表现得更加激进和不受约束。他会认为自己是在抵抗住反对党、旧制度、媒体和“深层政府”的顽固攻击之后被“选举”为总统的人。还有谁能阻止他,至少尝试纠正他的路线呢?

  尽管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但“特朗普第二任期”的设想并没有让欧盟警惕,一切工作仍然按部就班进行。相反,在欧洲理事会的内部讨论中,国家短期利益占了上风。好像在过去三年中,世界没有根本改变。

  人们可能认为,欧洲领导人的优先考虑事项是特朗普的任期、中国作为全球大国崛起、俄罗斯重整军事实力以及数字经济的兴起等等,但不是。占据欧盟和各成员国议程主导地位的是对国家利益的讨价还价,至于战略思想和历史责任感,还是放到最后吧。

  最糟糕的是,尽管目前对欧洲而言,没有比美国总统选举更重要的问题,但这种毫不在意的情况仍然持续。欧洲人应该为最坏的局面做准备。对于欧洲甚至西方而言,关键问题是北约在特朗普第二任期内能否幸存。

  如果北约不复存在,欧洲和北大西洋地区将突然面对巨大的安全危机。实际上,如果没有北约提供的跨大西洋联系,我们连“西方”都谈不上。当然,欧洲也将无法保障自己的安全。

  在布鲁塞尔,特别是在欧洲理事会,主要议程应该反映当前正在奠定的21世纪的战略基础,这比欧洲任何国家的选举结果都重要得多。

  欧洲自身的安全和主权现在正处于危险之中。欧盟必须自问是否采取了必要措施并做好准备,以继续保持欧盟的独立并团结一致维护所有成员国的共同利益。否则,欧洲作为能够控制自己命运的民主和主权实体的生存能力将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和考验。

本文地址:http://www.beaconitnl.com//guoji/41347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